注册简历 获“信得过人才服务机构”荣誉称号
注册简历 发布职位
首 页 招聘职位 人才简历 招聘会 网站公告 职场新闻 印象点评 成功感言 成功案例

“招工难”与“就业难”矛盾一直存在

2019/3/20 9:06:31 分享:
就业问题又一次被“置顶”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实施就业优先政策,多管齐下稳定和扩大就业。
  按照《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2019年要实现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
  而为了促进就业,3月12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纪南向媒体表示,今年将要在“降、返、补”这三个字上做文章,“降”就是降低社保费率;“返”就是对不裁员、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加大失业保险费返还的力度和幅度;“补”就是对于吸纳就业困难人员的企业给予社保补贴和贷款贴息等。
  业内普遍认为,在当前就业形式总体稳定的背景下,政策越来越重视就业问题,表明就业矛盾仍亟待解决。

就业形式总体稳定
  从数据来看,中国当前的就业形式总体稳定。
  3月12日,张纪南在2019年全国两会第四场“部长通道”上接受采访时表示,2018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达到1361万人,同比增加10万人,这是连续第6年新增就业超过1300万人。与此同时,2018年的失业率指标保持在较低水平,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8%,调查失业率是4.9%,都呈现同比下降趋势。
  这就是说,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政策目标——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已经全部实现。
  此外,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显示,2018年以来,100个城市公共就业和人才服务机构监测数据显示,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值维持持续攀升趋势,高出往年同期水平。其中,第三季度用人单位招聘各类人员约489万人,进入市场的求职者约390万人,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值约为1.25,比上季度上升0.02,比上年同期上升了0.09。
  由此看来,目前人力资源市场上呈现出劳动力供不应求的态势,部分企业用工短缺的情况仍然存在。
  而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服务业正在成为吸收劳动力的“大户”。研报显示,部分生活型服务业就业人数已经相当可观,例如家政服务业由2015年的2330万人上升到2016年的2540万人;而在2017年,参与共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为7000万人,比上一年增加1000万人。
  这种背景下,2019年城镇劳动力市场仍然呈现供小于求的态势,全年就业压力并不大。

结构性矛盾凸显
  既然如此,为何就业问题多次被“置顶”?
  “这主要是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矛盾。”天津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丛屹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强调,一方面劳动力数量在下降,另一方面,传统产业下滑,但新动能、新产能尚未完全发展起来,因此,传统产业释放出来的劳动力向新增就业机会转换时,可能会面临一定的压力。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1年达到9.41亿的峰值后开始逐年减少,从2011年到2018年,中国减少劳动力4343万人。
  与此同时,作为劳动力主力军的流动人口数量在2014年达到2.53亿的峰值后,已连续第四年减少,截止2018年,中国流动人口减少1200万人。
  这导致的结果是“招工难”愈演愈烈。研报指出,沿海地区制造业企业为了招到工人,除了工资维持7%-10%的年度增长外,还需要提供年度旅游、生日蛋糕、职工子女作业辅导等多种福利。

与“招工难”同时出现的是“求职难”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陈建伟撰文指出,当前我国大学及以上学历人才的培养以公共财政举办的公立大学为主,由政府力量主导,大学生的供给非常缺乏弹性,而大学生的需求由市场力量所主导,需求会对最新的获益机会作出及时响应。
  而中国自1999年高校扩招以来,由1999年的84.7万人到2018年的800多万人,高校毕业生数量猛增,这也导致部分大学毕业生专业错配、供需不均。
  因此,新时代证券研报指出,在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考人数再创历史新高增至290万,比2018年增长21.8%,成为近10年增幅最大的一年,也创下40年来的最高纪录。其中,就业压力大、提高就业竞争力成为了多数人选择考研的原因。

求职难的不仅是大学毕业生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指出,随着中国自2015年以来推进各项结构性改革,加上环保要求提高等举措,导致不达标企业被关停,从第一、第二产业流出的大量人口,受制于知识结构、技术能力等方面的限制,并没有被第三产业吸收。
  李迅雷测算,2015-2017年中国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因为非年龄原因减员2345万人左右,如果加上从中等教育学校或高校毕业的学生约4500万,大约有6845万人,而在这三年时间里,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共增加3508万人,也就是说,还有约3337万人并没有实现在第三产业内就业。
  “中国的产业正处在一个分化和集聚的时代,集聚带来机会,分化带来风险,后者才是决策者需要关注的问题。”李迅雷指出。
  丛屹认为,这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阵痛期”的体现。“只有稳住了就业问题,再难的结构调整都能争取到时间和空间。”

稳增长就是稳就业
  实际上,为了促进就业,近期中央和地方正在密集出台相关政策。
  在中央层面,国务院于2018年12月5日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出使用失业保险补贴参保企业的措施,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
  此外,上述政策还提出,在201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对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返还标准可按6个月的当地月人均失业保险金和参保职工人数确定,或按6个月的企业及其职工应缴纳社会保险费50%的标准确定。
  以广东为例,失业保险金标准是最低工资的90%,这相当于得到补贴的企业能够最多获得参保职工人数半年的工资补贴,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补贴标准。
  而在地方层面,自2019年以来,北京、内蒙古、河南、广东等地也纷纷出台促进就业的政策,其中返还50%的失业保险费几乎成了政策“标配”。
  新时代证券预测,短期看,稳增长就是稳就业,2019年依靠积极财政政策稳增长,能保持稳定就业。长期来看,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低迷期,逆周期调控的空间和效果都将非常有限,此时一般都会选择突破改革来实现这个局面,中国城镇化率水平的提升,将会创造大量就业,因此,未来改变当前的城乡二元体制,加快以人为本的城镇化进程,以此扩大内需,必将成为下一阶段宏观政策着力点。
  无独有偶,丛屹也向时代财经指出,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才能释放出更大的内需空间,才能再创造一些第三产业服务市场。“如果启动不了内需空间,不可能形成一些具体产能来吸纳劳动力。


发布日期:2019/3/20 9:06:31
新闻媒体:时代财经
人才行业协会会员单位 人才服务许可证151号 沪B2-20050172 沪ICP备10022751号  
版权所有: 辽宁人才热线的ico辽宁人才热线 IE8.0以上版本支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